emmmmm

帮朋友肝刀呢,突然注意到公告
emmmmm???
亮点自寻

顺便让我吸个欧气【划掉

无题 冷战组即兴写作

短篇
小学生文笔
轻喷

冷战未逐

伊万对着他糯糯一笑,随即趁阿尔弗雷德发呆的空档对对准他的腹部猛地一踢,阿尔弗雷德骂了一声,尽力地想躲开,不料他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被对方钳制住,只好忍着剧烈的疼痛又挨了一击。这时他的腹部已渗出血来,估计是伤到肋骨了———伊万清晰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如何?好受么?琼斯先生?”伊万冷冷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德忍住胃部汹涌的血,扯开浸满鲜血的沙哑的嗓子“用美人计是不对的,亲爱的。”
伊万皱眉,他不介意再给对方来几下试试看,直到对面的金发男人倒下为止。
两人都沉默了很久。
最后还是伊万先开了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啊,不愧是我的沉着冷静的伊万。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在心底赞扬一句。他把身体向前倾了倾,以便能够更好的看到自己独一无二的对手的表情。
“如果我说我只是想来找你打架呢?”
伊万抬头看向他的眼睛。
蓝色,像大海一般纯净无瑕的蓝色。
伊万开口“如果是那样的话,我随时奉陪。”
阿尔弗雷德和他对视了好几阵,最终失望的耸耸肩“well,真希望你在任何时候都用这句话回答我。”他还加重了 任何时候 四个大字。
伊万“啧”了一声,面色阴沉“从我身上下去。”
“哦!”感觉到了对方明显的怒气,阿尔弗雷德也顾不得开玩笑了,从伊万身上退回去,还礼貌地扑了扑伊万大衣上的灰尘。
“绳子,解开”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转到伊万身后把捆在他手腕上的绳子解开。
“真希望你不会打我———”阿尔弗雷德话还没说完,迎面就是伊万的拳头扑了过来,还夹带着凌厉的风声。
“喂!———等等——不要打脸——!!”阿尔弗雷德大叫着。事实上,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对方按在地上,被对方揍得不着模样了。

这样过了一阵子,阿尔弗雷德抽着冷气倒在地板上,地面上都是伊万打得手磨皮裂开的血迹和被伊万打得七荤八素的他的血液。
“亲爱的,你下手可真重。”
伊万“呵呵”一笑“对付你这种人,下手应该更重一些。”他甩甩因用力过度而导致暂时脱力的双手,满不在乎地清理身上大衣上的血污。
“现在,话也说完了,打架也打完了,该走了吧?琼斯先生”
阿尔弗雷德眯起眼睛“事实上,叫我名字会更好听。”
“是吗?”伊万冷哼一声,开门就走“今天下午你家上司会派遣专机送你回去,对于你擅闯我家的事我会替你保密,地点在克罗地亚…”
“那很远”
“是的,是很远。但也只有这样才能拜托我们见面的嫌疑…”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用沾满血污的手捂住眼睛,闷闷地应了一声,然后听到的是那人离去时清晰的脚步声。
他还是没办法留住伊万。阿尔弗雷德自嘲地想到。明明早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啊……

但是啊……

阿尔弗雷德用双手捂住脸颊,可以看到,有晶莹的液体顺着他的指缝流出,一路向下,被染成红色。

他在哭泣。

他想留住伊万,
想和他所爱的人在一起,
想对他说他未说完的那句话,
想送他爱的向日葵……

他想伊万,想得快要疯了。

就好像,他们还是1947年那时的两人一样。